造音集 | Amazarashi:那些自我放逐与自我慰藉的故事

偶然跟朋友说起过Amazarashi,对方激动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是唱《我的英雄学院》OP的那个!”许久没有跟上关注日本动漫领域的我才知道Amazarashi名气已非我最开始听他们歌曲时所能想象。

空に歌えば

让中国人了解日本乐队,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为热门动画创作插曲。好的歌曲为动画点题,好的动画又能为插曲演唱者做宣传,互相造势。

Amazarashi就是在这样的范式下走进中国观众视野的乐队之一。

2008年,在日本青森县,以主唱兼吉他手秋田弘为核心,键盘手豊(lǐ)川真奈美为常驻成员共同组建了一只乐队。他们为乐队取名为Amazarashi(雨曝し),寓意着“被苦难的雨水所淋湿,饱经风霜的人”。

秋田弘认为:“如果将日常生活中的苦痛与悲伤用雨来比喻,那我们都是被雨淋湿的人,但即便如此也要昂首向前。”这也是为什么Amazarashi的歌大多充满着痛苦与悲伤,但是却能在里面看到闪烁的希望。

▲ 《0.6》专辑封面

2010年2月,乐队发布了第一张专辑《0.6》。该专辑限量500张,很快售罄。在第二首歌《つじつま合わせに生まれた僕等(合理诞生的我们)》中,秋田弘仿佛成为了一位深沉的吟游诗人,用歌声唱出了一首古今浮生记。

在歌词中,猎人为了给女儿买发饰而猎杀熊,小孩被驱赶到前线参加战争,城市建立在被砍伐的森林之上冒着黑烟,娱乐至上主导着现代人们的生活。然而尽管有那么多的苦痛,我们依然诞生并挣扎于这个世上。这个世界依然有它存在的价值,我们依然有爱别人爱自己的权利。

用尽一生去爱吧!”秋田弘唱道。

空っぽの空に潰される

そこで人が愛し合うなら
– 若人们能相亲相爱

それだけで価値のある世界
– 那这个世界因此依然有价值

だからせめて人を愛して
– 所以至少去爱别人吧

一生かけて愛してよ
– 用尽一生去爱吧

このろくでもない世界で
– 在这毫无意义的世界里

つじつま合わせに生まれた僕等
– 合理诞生的我们

不得不说,秋田弘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音乐人。因为他的创作,刚出道的Amazarashi以平均五个月的速度推出专辑,每张专辑都收录6至7首歌曲。乐队于2010年6月发布第二张专辑《爆弾の作り方(炸弹的制作方法)》,同年12月发布专辑《ワンルーム叙事詩(一室里的叙事诗)》,次年3月发布第四张专辑《Anomie(规范缺失)》。

Amazarashi的歌词取材自生活,又包含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每一首歌都在吟唱一个令人感慨的故事。

在《夏を待っていました(等待夏天)》中,秋田弘描绘了“我”、雅敏、靖人、太平四个小孩子一起玩耍一起聊天的夏天。而《隅田川(隅田河)》则讲述了互相爱慕的两人在隅田河一起度过夏日烟火大会的往事。

在《クリスマス(圣诞节)》一歌里,纯真的少女误把天际的导弹当做流行而许下三个愿望,祝愿生活美好。这副场景多么令人讽刺,又细思极恐,不禁让我想到了《火垂るの墓(萤火虫之墓)》的海报,兄妹两个在草丛中对着萤火虫欢笑,而天空中则是巨大的飞机和密集的炸弹雨。

▲ 《火垂るの墓》电影海报

在2011年的年中,Amazarashi并没有如期发布新专辑,而是在6月举办了第一场现场演出。现场能容纳400人的小场地,报名人数却达到了3000人。同年9月他们在惠比寿LiquidRoom举办演出,门票发售仅5分钟便售罄,足可见当时Amazarashi的人气之高。

▲ 《千年幸福論》专辑封面

在2011年11月,Amazarashi终于发布了万众瞩目的第五张专辑《千年幸福論(千年幸福理论)》。该专辑收录了12首歌,正好是以往两张专辑的量,可见尽管筹备了两次大型演出,秋田弘的持续创作能力并没有受到影响。

我便是从这张专辑的《空っぽの空に潰される(在空旷的天空之下崩溃)》一歌接触到Amazarashi的,于是这首歌成了他们的歌曲中我最喜欢的一首。

空っぽの空に潰される

初听时我是被这首歌的编曲所惊艳到的。前奏是八六拍,随后用鼓点自然地过渡到了四四拍。副歌的前半段吉他表现得如此狂暴,到了后半段用钢琴做点缀,几声长叹如同抒发心中的悲愤,情绪拿捏恰到好处。

在我看来,Amazarashi乐队是诗人,用歌词来表达自己所想,但是在这首歌中,编曲同样向我传达了他们的情感。

2013年,秋田弘为中岛美嘉创作了著名的歌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我曾想过一了百了)》。

中岛美嘉曾饱受病痛折磨,几乎无法再唱歌,还备受媒体的质疑与他人的嘲讽,这对于一位歌手来说简直是致命打击。在这一背景下,秋田弘用他温柔的内心创作了这首歌,鼓励中岛美嘉坚持下去。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不仅打动了中岛美嘉,也打动了很多听到这首歌的人们,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勇气。而这首歌也在日本公信榜ORICON上排名一度达到了第17位。

听着这真挚的歌声,你是否也被打动?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中岛美嘉2015演唱会现场版)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Amazarashi)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 我曾经想死
冷たい人と言われたから
– 因为被人说是冷血

愛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 想要被爱而哭泣
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 是因为尝到了人的温暖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 我曾经想死
あなたが綺麗に笑うから
– 因为你灿烂的笑容

死ぬことばかり考えてしまうのは
– 尽考虑着死的事
きっと生きる事に真面目すぎるから
– 一定是因为太过认真地活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 我曾经想死
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 因为还未与你相遇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出生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 我对世界稍微有了好感

▲ 《乱歩奇譚 Game of Laplace》动画海报

2015年,Amazarashi演唱了动画《东京喰种√A(东京食尸鬼√A)》的片尾曲《季節は次々死んでいく(季节依次逝去)》,这是他们第一次为影视作品献唱。同年又为动画《乱歩奇譚 Game of Laplace(乱步奇谈·拉普拉斯的游戏)》创作片头曲《スピードと摩擦(速度与摩擦)》。

季節は次々死んでいく
スピードと摩擦

相信不太关注日本乐坛的动漫爱好者们,在这一年也听说了Amazarashi。单从B站上翻唱《スピードと摩擦》便能体现出该歌的确有着不小的人气。

至此,Amazarashi在国内的人气开始逐渐上升。

2016年,Amazarashi举行了“世界分岐二〇一六”巡回演唱会,并于9月25日在上海浅水湾艺术中心进行中国大陆的首次演出。当时我也有所耳闻,但是因为生活繁忙而没有前去观摩,现在看来实属惋惜。

到了2018年,Amazarashi联合Aimer开展了亚洲巡回演唱会,于3月3日和4日两日在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原浅水湾艺术中心)进行了演出,门票在极短时间内便售罄。

相信日后Amazarashi在中国演出的门票会更加难抢,喜欢他们队的朋友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18年3月,Amazarashi为漫画《月曜日の友達(星期一的朋友)》创作主题曲《月曜日(星期一)》。

第一次看到歌词,我竟然想哭。或许是年少时光日渐离我远去,再也无法回到歌词里的青葱岁月。对世界的好奇,对各种事情无法理解,对教室与周一的厌恶,渴望与众不同,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么样,秋田弘对年少的描述无比真实,相信存在于许多读者的孩提时代。

月曜日

体育倉庫のカビたウレタンの匂い
– 体育仓库的垫子,传来阵阵的发霉的气味
コートラインは僕らを明確に区分する
– 球场线给我们, 划分了明确的接线
渡り廊下で鳩が死んでた
– 鸽子死在了走廊上
いつもより余所行きな教科書の芥川
– 教科书里的芥川比以往更做作

支柱に縛られた街路樹
– 街道两旁被束缚的树木
まるで見せしめの磔
– 就像是儆戒世人的刑罚一般
好きに枝を伸ばしたいのに
– 明明是想让枝叶恣意生长
同じ制服窮屈そうに
– 相同的制服看着是那么的拘束

右向け右で左見て
– 向右转身的时候故意向左转
前ならえで列に背を向け
– 列队的时候故意背对他人
救いなのだその幼さが
– 那份青涩就是我的救赎
君だけは大人にならないで
– 唯独希望它不要变质

今年2月份,又一部经典改编动画《どろろ(多罗罗)》播出,片尾曲是Amazarashi创作的《さよならごっこ(告别游戏)》。这部动漫作品的高人气,配上Amazarashi直戳内心的歌声,也难怪在网易云音乐里,这首歌在Amazarashi的所有歌曲中的试听量是最高的。

“假装只是在玩一个告别的游戏,内心却知道这是永别,泣不成声。

さよならごっこ

さよならごっこは慣れたもんさ
– 纵然已经习惯了告别游戏
でも手を振ったら泣いちゃった
– 但还是会在挥手告别时泣不成声
僕らの真っ赤な悲しみが
– 我们在鲜红色的悲伤中
暮れる 暮れる そして夜が来る
– 沉浸着 沉浸着 然后黑夜开始降临

Amazarashi的歌就是这样,说遍人间辛酸事,仿佛就发生在听众自己身边。正如在人世间经历苦痛,自我放逐,却又不放弃希望,踽踽独行。或许终有一天回过头来,笑看往事,然后唱出最动听的歌。

戴上耳机的那一刻,你就是秋田弘面前的一位安静听众,听他缓缓道出人世间的酸甜苦辣。

(完)往期回顾

就知道冰海战记的OP你没听够 @乌龙茶core

*文章首发于Bilibil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