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Firebugs火灾现场」吉他手王征帆

我一直想给大学时玩乐队的伙伴做一些访谈,以此纪念一下过去的那些美好时光。

年前的某天,我便与征帆进行了一次长谈,听他聊了聊对音乐,乐队和好友的一些看法。

本文共3300字,预计阅读时长8-10分钟。

01
玩吉他多久了?

大概是从高中开始学的。

最开始是学弹唱。我练的挺快的,我把那本9级考级书上的几首歌练完之后,老师就说你干脆去考个级好了。我说我没有心思去考级,但是希望玩点更高级。之后便开始接触指弹。

后来学校里面有玩摇滚的乐队了,加上我自己也喜欢听摇滚,就觉得自己更适合玩电吉他,指弹太小清新不适合我。我就跟老师学电吉他了,之后就一直玩到现在。

02
你家人对你玩音乐持什么态度呢?

那一开始肯定是支持的嘛,否则我也不可能有钱去学吉他。

我之前学过很多,像象棋、围棋、书法之类的,都是三分钟热度。父母都觉得我弹吉他也是三分钟热度,玩玩的。没想到我越学越带劲,越学越喜欢,他们就有点担心。高中学业比较紧,到高三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反对,说不能学了。那时候我甚至拿出自己的钱去学,你知道吗?用压岁钱去学电吉他。

到大学里面我又想去学,他们也不给我支付学费了,就算是一直在反对下去。他们觉得这个没用,大学好好毕毕完业出来找工作就行了。后来我玩乐队他们也是不支持不反对吧,“自己兴趣爱好自己去玩”这样的态度。

他们对我的音乐的方面的才能吧,一开始像看小孩子玩把戏一样。但后面我写了几首歌给他们听,他们就感觉我确实是有一点天赋,再后来就想当时应该让我继续下去。

其实我的音乐启蒙老师算是我爸。他教我弹钢琴,训练我的视唱练耳,那时候我还特别小。但他也没有重视过,也没有觉得我音乐方面有任何的才能,所以就没有想过让我深入的学习音乐。

我想如果我从小学开始学到高中,琴可以弹得更厉害,音乐方面的素养会更高。

03
你大概是什么时候听说过「Firebugs火灾现场」乐队,又在什么时候加入呢?

差不多2013年吧。

我上大学后先进了流火动漫社「S.A.Y.乐团」,进入之后认识了你。当时你跟我说你搞了个乐队,邀请我加入。但是那会儿我学业负担比较重,觉得没有太多时间就拒绝了。

不过过完那一阵子之后我感觉自己有时间和精力了,便来一起玩,这才算是认识了火灾现场。所以说是加入之后才了解到这个乐队。

04
对于「Firebugs火灾现场」这个乐队名字你有什么感想?

哈哈。我其实不太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大概就是看着比较厉害,比较装逼吧。
我觉得要我给这名字打分的话哈,可能是三分吧。

05
你觉得怎样的乐队名比较好呢?

我觉得我对于这种文学方面的理解,是有一个发展经历的。

小学时候,我觉得它是一个我正在学习,正在触摸的东西,所以这是一个初始的过程。

到初中我特别喜欢一些华丽的辞藻。那时候喜欢看《诛仙》之类的小说,我觉得《诛仙》文笔真是太好了。

当时老师布置作文命题,我可以用诗词或者古文的方式直接给它写完。写一篇作文要花我很长的时间,老师周末布置作文,刚开始布置时我就开始构思了,写个两天把它写完。

到了高中,我认识了高中语文老师,文学素养非常的高。但是他恰恰就喜欢那种特别朴实无华的文字,他觉得这是真正打动人心的。

而且当时我也看很多读者之类的文章类报刊,我就觉得有几篇故事,没有华丽辞藻,但真的是走到心里面。我写文章要写成这样。

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开始转变,从华丽到实质。有时候写东西时,我会想我这句话虽然华丽,但是不明所以嘛。那我能不能写出又有内涵又华丽的呢?或者说我写出了又有内涵又华丽的内容,为了让大家都能看得懂,我是不是应该把华丽的去掉?把华丽的去掉之后,好像又没有那么走入人心的感觉。

所以在朴实上面再加一些东西去让它走入人心,我觉得这才是最厉害的。

我说这么多铺垫,其实意思是我现在已经不太喜欢那种华丽的,装逼的东西,而是喜欢民谣一样,那种把自己放得很低,去真正的走入人心的东西。不是说什么风啊、雨啊、雷啊、电啊那种高处的,也不是那种深到你摸不着底的,它就是你放在你眼前的,温暖的也好,悲伤的也好,能够跟你有共鸣的。这种我觉得是最好的。

所以乐队的名字或者说写歌之类的也好,都是一样的,我觉得一定要有实质的含义吧。

06
既然你讲了那么多关于你对创作的看法,你自己也写过一些曲子,你是不是也把你刚才的那些创作哲学也融融入到你的歌曲当中?

对,这是必然的。

歌词跟写文章不太一样,它不能写说小明说什么小红怎么做之类的。它其实是更像诗歌的一种题材吧,它有可能需要一些押韵,控制句子的长短,控制句式,对吧?包括发音也是很重要,因为发音跟旋律是搭配,有时候你会发现这个词就不能用这个调来唱。所以它的限制因素其实还蛮多的。

我觉得我在写词这一块,特别是词和曲的这种搭配上面是水平是比较差,所以对我写的词是十分不满。

但是我追求的还是往实的去走,不往华丽去。

07
有没有你觉得满意一点原创歌曲可以讨论一下呢?

创作稍微满意一点的,我觉得是《阿离姑娘》吧,词写的勉强的能及格吧。

昨晚我飞向了那片星空
在那里认识了阿离姑娘
和忘记回家的飞鸟
一起欢笑着 喝醉了

今晚我坠入了那片大海
后面有人喊着我的名字
可我已经不能回头
向前方 向着黑暗

阿离姑娘 别问我为何总是熬夜
大概是在怀念 你所在的地方
阿离姑娘 因为我没有翅膀
所以我该走了 在黎明之前

——王征帆《阿离姑娘》

“昨晚我飞向那片星空,在那里认识了阿里姑娘。”

其实是我飞到了美国这个地方,在那里认识了一群人,认识了异域文化,认识了我喜爱的专业。

“和忘记回家的飞鸟一起欢笑着喝醉了。”

这是那天我要走的时候和很多人一起喝酒,有老师也有同学。

“今晚我坠入那片大海,后面有人喊着我的名字,可我已经不能回头,向前方,向着黑暗。”

喊我的名字是那些老师和同学。我回不了头,因为我是被公司退回来。

“为何总是熬夜,大概是在怀念你所在的地方。”

我有时还是会怀念这样的一段美好过往,还有和朋友们的情谊。毕竟大家都是远在异乡的孤独游子,我觉得每个人都是绑在一起的,这种情感是很深的。

“因为我没有翅膀,所以我该走了,在黎明之前。”

我觉得其实我不属于这个地方,所以我该走了。这个黎明不仅指的是我离开时候是黎明,也是指在大家学成归来的时候。

至于这个“阿离姑娘”,其实就是离开的意思。姑娘给我感觉是比较温柔,比较温暖人心的,是一直温暖着我的一种情感。

这首歌的歌词我觉得能勉强及格吧。首先没有共鸣,大家不清楚我在说什么,其次华丽的东西稍微用的多了一点。你只能明白,就是这是一幅属于你自己的图景,而不是大家的图景。

但是歌词描绘的从晚上到白天,从黑夜到黎明,从身处其中到离开的过程,非常有画面感。我觉得这是它的加分点。

08
在火灾现场里,你对于其他队员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记忆?

深刻的话,其实对每个人都有深刻的记忆吧。

比如说最开始接触的是你。我觉得bass在曲子当中非常重要,歌曲的节奏,律动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贝斯。火灾现场的很多原创的曲子,贝斯部分我觉得一直是非常的好。

在歌曲中看一个乐器的表现,不能单看乐器,而是看它在整首曲子当中的一个呈现。

有的曲子虽然说贝斯是弹根音,但是这个曲子里本身就不应该加太多的花,就需要根音,那它呈现出来就是很稳定的一个状态。而不是说弹根音一点难度都没有,我就去嘲讽他,这是很错误的一种想法,对不对?

然后说到邵帅。

在我眼里是他是一个比较成熟,能够照顾他人的人,在乐队当中的话也是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他的音乐素养非常好,因为从小练,他的视唱练耳也是让我感觉到非常厉害。他的出错率也极低的。

但是呢——这个只是我个人意见哈——有时候我会觉得他弹的太花,可能对一首曲子会有一点减分。编曲上有些部分是不需要他突出的,如果他弹的花哨了,容易喧宾夺主。当然厉害的乐手自然都会想要表现一点,但是其实这是不太好的。

然后邵帅会帮助你去一起跟乐队的其他人去交流,指出哪边有问题,应该怎么弄。毕竟光你一个人说话啊,你会有一种石沉大海的感觉。当两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更有底气一些。

天秾的话给我感觉是一起玩的挺开心的。但是他就是给我一种颓废感,没有什么热心的感觉。

就比如:排什么曲子?噢这首,OK。那就这样吧。你们定吧,可以没问题,行,我都行。好。

杜杜嘛,人非常漂亮,也是乐队最颓废的一个人嗯。啊比天秾还颓废,对。是比较随性。

然后打鼓还有二棒。富有激情,但是创造力没有那么大。不过他的观点一直比较新颖,有时候我觉得还挺有意思。

力月和袁皓两个键盘手比较稳,在乐曲当中比较认真,但是跟乐队不怎么有音乐方面的交流。

主唱的话是李睿和赵赫。

赵赫的话唱歌的天赋不是挺不错的,但技巧方面的话跟李睿比会稍显逊色。

李睿风格特别鲜明,可惜跟火灾的风格不太搭。如果她在符合自身风格的乐队里面,会是一个非常突出非常完美的主唱。

09
大家平常也经常会一起出去玩,你有没有哪一些就是印象比较深刻?

印象比较深刻,那就是去北方烧烤吃夜宵了。

北方人吧,像天秾和邵帅特别喜欢吃烧烤。我作为一个苏州人,之前从没有过吃烧烤,没吃过辣,我就不太吃得了。

但是喝完酒之后大家聊天特别开心,每次都是。

我觉得大家能够一起玩,这也是一个友情的一个凝聚点,对乐队非常重要。

10
有没有什么印象比较深的演出呢?

嗯,印象比较深的演出,两次吧。

一次是原创音乐大赛,是非常青涩的一个表演。那次我拿的还是鲁G,印象比较深。

当时在学校里刚建成的音乐厅,声场环境让我觉得太厉害了,绝对是专业的人建的。

这也让我对原创音乐就是有了敬畏之心,对音乐有了非常大的激情。

还有一次就是在斑马酒吧演出。那次为什么印象深刻呢,那是因为我没有弹吉他,因为主唱有事,我就唱歌去了。

当时我也没有去按照原来的版本演唱,而是基于自己对摇滚的理解,用自己的表达方式去唱。

这之后我对主唱这个位置也是有了一些理解。因为摇滚一点地说,我觉得主唱水平最差哈哈哈。

比如说赵赫,会说我想要一种梦境般的感觉。我心里在想,你要是说把四四拍改成四三拍,或者说把三连音变成四连音,或者把3和弦改成7和弦接一个转13之类的这种专业的话,大家才能听得懂。

但是通过这次演出我发现,主唱的作用非常大,是最直观去让观众感受到这首歌的媒介。所以你的动作、你的演唱方式,也是有很大讲究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人声是最特殊的一个乐器。如何表达一首歌,在舞台上如何展示肢体动作,是含蓄还是外向,都有讲究。要是把赵赫换成李睿,整体的音乐风格有一个很大的转变。

在学生乐队当中,乐手之间的水平会可能有很大的区别。但是一些职业乐队当中,乐手的水平都已经比较高了,这时候主唱尤为突出,就是一个区别点。

11
乐队也写过一些原创歌曲,对这些曲子你有什么看法吗?

《围城》就像是一个摇篮。

《朱丽叶》则是所有原创当中我最喜欢的一首了。我觉得新颖,以及躁,最富有激情。

让我觉得比较好玩的是那个那首《我有一个女朋友》,朋克味非常的正。你后面加了一些想法,虽然说可能不一定适合这种歌,但是蛮好玩的。

还有一个让我迷惑的记忆点,算是《原点》吧。这个歌词特别让我迷惑,像“你不在我身边,你触碰着他的指尖”。我不太明白想要表达什么,这让我感觉到好像是为了装逼拼凑出来的没有什么实质意义的一句话,你知道吧?

当然不是说不好,就是我自己因为没有理解嘛,所以觉得迷惑哈。

后来你对音乐有了更深理解,经过不断的修改让很多曲子越来越好了,包括像围城的最新的编曲,我非常喜欢。要是你在主旋律上要是能再下点功夫,我觉得会更好。

12
其实不必强调“我”的音乐,实际上这些歌算是乐队成员共同添砖加瓦的结果,比如你就为《围城》编写过一段solo。像这些你是否能聊一聊?

《围城》是我进火灾的第1首歌,也是火灾的第1首原创。但是我喜欢的风格和围城最开始那个版本是不太一致的。我就喜欢一个是律动,一个是噪。所以我觉得我加的那段solo是一个比较好听比较华丽的一个东西,也算是一个记忆点吧。

后来改成了键盘solo,旋律中还是能找到我当初写的solo的影子。所以我觉得创作还是挺开心的,听着这些能够让我想到最开始那个时候自己的动机,回想起来还是挺美好的。

13
你觉得火灾现场带给你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觉得火灾带给我的最重要的就是对音乐的热情,包括想要组乐队之类的。

我喜欢的东西是如果是一个圈,那火灾它是跟我有一个圈的一个重合,但它并不是完全重合。所以我也想玩玩自己的喜欢的东西。

回看以前的话,我的音乐摇篮应该是第一个乐队「S.A.Y.」,而火灾现场是一个阶梯,让我看到另外一种方向,对我影响非常深。

14
那今后在音乐方面你是否有一些小目标小期待?

有啊!

最近我买了声卡,还装了cubase,接下来准备整理一下以前的作品。给它们重新编曲,做成小样,放到自己的怀里也好,拿出来给大家展示也好,没准能够在这种整理过程当中能碰撞出新的灵感。

而且你也来上海了,可以有更多的音乐方面的交流。

对于火灾现场的话,我其实期待的是乐队成员能够多聚一聚,大家吃吃喝喝玩一玩,能玩的开心就行了。 

(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