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杂谈 | 浅析万能青年旅店《秦皇岛》

本文以视频节目形式发布于Bilibili,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此处跳转观看,或在Bilibili搜索「BV1iY411s7hG」。

2010年时,我还在上高中。某次坐在我爸的车上收听电台时,无意间调到了一个叫《中国摇滚榜》的节目。巧的是,那期电台播出的正是万能青年旅店的《秦皇岛》。当时阴天,但是当我听到那一声嘹亮的小号时,仿佛看到了远处天空的阴云撕开了一个缺口,阳光倾泻而下。

记得中学音乐课上鉴赏过一首外国歌曲《鳟鱼》,老师说这首歌用钢琴演奏了鳟鱼欢快游动的场景,但是那时的我对用音符来表达具体的事物一窍不通,也无从理解这个钢琴怎么就表现了鳟鱼游动的状态。而在《秦皇岛》之后,我是第一次认识到一首曲子里的乐器是多么地重要,甚至可以代替人声和歌词去传达出创作者所要表达的画面和情感。

这首《秦皇岛》是以吉他的啸叫和扫弦开场的,搭配上一些虫鸣的采样,显得格外的静谧。无论是啸叫的吉他,还是扫弦的吉他,都加上了一层震颤效果,仿佛声音都在微微颤动。

秦皇岛是一个海滨城市,与海水有着不解之缘。这首歌的歌词也多次直白地表达与水的关联,像”桥””海怪””深海的光””海浪””海峡”。所以我相信,前奏这种震颤并不是吉他手董亚千一拍脑门的突发奇想。通过音符的震颤来表达海水波浪的荡漾,加上背景中的虫鸣声,共同勾勒出了一个海边夜幕的轮廓。

前奏的啸叫音量时大时小,若即若离,最后不断放大,这就仿佛远处有某个东西在徘徊,随即向着听众扑来。紧接着的是大家熟悉的那声嘹亮的小号,如冲锋号一般带起了其他乐器,瞬间把情绪给推到了高潮。所谓先抑后扬,只有当前奏情绪压抑到了最低,这个小高潮的来临才能如此振奋人心。在这个小高潮里,贝斯在几个音里反复跳动,如小船在巨浪中上下起伏一般。直到这一段结束,海面才慢慢恢复到原来平静的状态,这时董亚千开始演唱了。

《秦皇岛》这首歌的歌曲总共有8分钟,是普通流行歌的两倍。但它的结构很简单,每段主人声旋律都几乎一样,主歌和副歌之间的差异非常不明显。所以如何制造段落之间的差异化,让歌曲更加丰富,在避免听众听觉疲劳同时表达出创作者的情感变化,对于乐队来说是个难题。

我们看看万青在这么一首重复度如此高的歌曲上是如何做到情绪递进,层次丰富的。在第一段人声之后是一段乐器演奏,接下来是第二段人声,之后又回到了这段乐器演奏上。但是这次,贝斯起了变化,弹了一段solo。在歌曲里,贝斯通常是提供低声部和节奏律动的,在很多时候容易被人忽略。而这样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声部,却突出地演奏了一段重要的solo,仿佛与上一段的歌词相呼应。住在内心深处的海怪,厌倦了停滞的海浪,所以开始蠢蠢欲动,这与低调的贝斯不甘只演奏根音不谋而合。

在这之后又是一段重复的人声,随后其他乐器都停止了,只留下一把吉他弹奏着最简单的和弦。到这里,歌曲的情绪又开始陷入低潮。大家可以注意到,这边的吉他又用到了开头所使用过的震颤效果,也就是说海面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静,心情又回复到最开始的状态。但是情绪终要有一个爆发点,而小号声的再一次响起就是这个爆发点。这也意味着歌词里的主角内心终于迎来了转变,这在后续的编曲中也有了相应的体现。

在这最后一段人声里,军鼓使用技法叫滚奏,就是鼓棒均匀细致地敲击出一连串的快速节奏。滚奏最常用在一些进行曲里,像《钢铁洪流进行曲》就有。那在《秦皇岛》这首歌里使用滚奏的目的也很明显,一个是将歌曲慢慢推向高潮,另一个就是给人一种如进行曲一般昂扬向上的精神。这就与歌词相呼应上了:“他默默追逐着横渡海峡的年轻人”,“为了彼岸骄傲地灭亡”。

之后歌曲依然沿用了小号段落的进行,但是编排又有些许变化。贝斯和鼓还是负责表现大浪的起伏。由于前一段人声得到了延长,所以小号就做出了适当的让步,没有像开始的冲锋号那样突出。紧接着人声的是使用震音技巧的吉他,仿佛一个人乘着小船在奋力划桨,驶向巨浪。

震音之后接的是另一把听着很像小号的吉他,这一段旋律不断地把音推向高处,就好像那个划着小船的人最终登上了巨浪之巅,征服了巨浪。随后的突然收尾则像极了他无法预知的未来,只留下了啸叫余音不绝。

一首歌的歌词相对于乐器和编曲来说比较直白,看到歌词后通常都能直接理解歌曲的主题。但是万青的作词人姬赓更像是一个诗人,善于运用多种意象隐晦地表达某种状态,所以歌词里往往是意象多,特指少。不同的听众阅历不同,看到同样的意象时也会产生不同的理解。以下对歌词的解析仅为我的个人观点。

回到《秦皇岛》上,第一段提到了一架“分割世界的桥”,站在桥上的主角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某些时候会遮蔽自己的内心。桥通常代表着连接,连接两岸,但这也意味着桥的两端是不同的地方,以桥为分界线才能“分割”世界。作词人不用“连接”而用“分割”,代表着他内心某种分裂的态度,而这种分裂似乎来源自“遮蔽内心”的那个东西。

歌词的第二段描述主角内心深处有个孤独的海怪,厌倦了单调孤独的深海。在我看来,这个海怪其实代表着主角内心深处的某种冲动。作词人把这种冲动比做海怪而不是某种鱼类,这种偏向贬义的描述体现的是作词人的对这种冲动的否定,觉得这种冲动可能会毁灭一切。这与第一段的分裂联系起来就很好理解了,主角一边在压抑自己内心渴望改变的冲动,一边又对单调的生活感觉到厌倦,人就在这两种情绪之间摇摆。

第三段歌词复刻了第一段,但是做了些许变化。“分割世界的桥”变成了“看到灯火的桥”,“遮蔽”内心的变成了“照亮”内心的。灯火在诗歌意向上是非常积极向上的,明亮,照亮一切,其实就是意指主角的内心开始发生了某种正面的转变。我们把这种转变与编曲在一起,可以明显感受到它是从内心深处慢慢变化,最后才化为行动的,对应到第三段人声之后的简单吉他和弦,仿佛是在等待,在思考,最后迎来了下一波的巨浪。

而这种转变,也引出了第四段歌词:主角追逐着横渡海峡的年轻人,看着他们为了彼岸,骄傲地灭亡。佛教里的彼岸是万物受尽苦难涅槃之后的乐土,那放在诗歌里指代的是一种纯洁高尚的理想,是自己想要为之奋斗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年轻人奋不顾身地横渡海峡。主角也加入了这个横渡海峡的大军,更是为了自己所渴望的一切,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其实歌词分析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简单地说,这首歌的主旨就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为了理想而努力奋斗。

《秦皇岛》时长8分钟,但每一个音符的演奏、效果器的使用、歌词的表达都包含着巨大的信息量,值得反复聆听揣摩,所以其表现形式在2010年几乎吊打众彩铃神曲和网络神曲。也是因为听到这首歌,也直接地影响到了我,使我从此走上学习贝斯的音乐之路。非常感谢万青,使我的生活变得如此不同。

最后我也希望对这首歌的个人分析,能为屏幕前的你提供新的音乐鉴赏思路。我们下期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